张宗昌与山东省军用票

2015/9/11 15:09:03

张宗昌与山东省军用票

 

 江南·听雨轩

 

第一回合 · 看了准能逗您乐

笑刘邦


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


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



俺也写个大风的歌


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


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



游泰山


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


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



天上闪电


忽见天上一火链,好象玉皇要抽烟。


如果玉皇不抽烟,为何又是一火链。



大明湖


大明湖, 明湖大,


大明湖里有荷花,


荷花上面有蛤蟆,


一戳一蹦达。



游蓬莱阁


好个蓬莱阁,他妈真不错。


神仙能到的,俺也坐一坐。


靠窗摆下酒,对海唱高歌。


来来猜几拳,舅子怕喝多!


       这是出自《效坤诗钞》的几首大作,这部诗集的作者乃是鼎鼎大名的山东军阀张宗昌。古人云:“人如其文!”虽然这些狗屁不通的诗句,纯属顺口溜或打油诗之列,但其粗犷的词句却透露出一般俗人所没有的睿智和幽默,正是这匪气十足的另类奇文,故能流传至今。

    以我看来,张宗昌的诗要比时下的那些矫情伪作更为出色几百倍,起码定能博人一笑。


第二回合 · 张宗昌传略

一、人物生平

    张宗昌(18811932),字效坤,山东掖县人。因少年家贫,闯关东沦落为胡匪。辛亥时革命党人去东北收编胡匪,张由绥芬河率二百人乘船到山东投奔都督胡瑛,旋赴上海任陈其美光复军骑兵独立团团长。二次革命失败后,投归冯国璋,任江苏第二师团长。民国五年(1916年),受袁世凯收买,派营长程国瑞暗杀陈其美,得冯赏识,提升为旅长。11月,冯任总统后,改任冯侍从武官长。七年任李纯苏军第六混成旅旅长,随张怀芝入湘与护法军交战,被击溃。后集溃军,改任暂编陆军第一师师长。

   民国九年(1920年)张驻防宜春,因所部闹饷,被赣督陈光远解散,只身回北方,然曹锟、吴佩孚不纳,遂转投张作霖。初不为重视,仅委以宪兵营长,后于第一次直奉战争杀敌有功,被张作霖所器重,升为吉林省防军第三旅旅长。十一年冬,收容近万名由苏境退入我国之白俄军,得大量枪支、马匹以及铁甲车等,遂成为实力最强的一支奉系军队。二次直奉战中,张率部在热东击败直军,由冷口最先入关,切断直军归路,收编山海关前线大量直军,升任第一军军长。后协助卢永祥南下,未经大战即打败齐燮元,占领上海,旋与孙传芳讲和。十四年4月出任山东军务督办,7月兼山东省长。

    12月,张宗昌组建直鲁联军,自为总司令,时逢吴佩孚联奉反冯,故与国民二、三军对峙于冀鲁边。十五年4月,直鲁联军与奉军联合逐走国民军,进入北京,后拥戴张作霖为安国军总司令,张任副司令兼第二方面军团长,继而两次南下,阻止蒋介石北上。十六年,直鲁联军与北伐军在津浦线、陇海线展开拉锯战,12月失败回鲁。次年4月被北伐军逼走冀东,9月在张学良和白崇禧的两面夹攻下,全军溃散,张本人逃往大连,后去日本。

    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9月,受韩复榘邀请回鲁观光,在事毕回京时,张宗昌于济南车站被冯玉祥派郑继成刺杀,时年五十二岁。

二、传奇人生

    张宗昌的一生颇具传奇色彩,昔年更有“狗肉将军”和“三不知将军”之美称。

“狗肉将军”一名,乃因其嗜赌成癖,终日与骨牌为伍,而北方有些称玩牌九叫“吃狗肉”,故名。

    “三不知将军”,是指兵不知有多少 ,钱不知有多少,姨太太不知有多少。钱有多少、兵有多少,着实无法统计。但他的姨太太已知有名分的共23位,此外尚有无名分的,且中外兼备。

    他是一个堪称搞笑的军阀,留下了很多趣味的历史故事。限于篇幅,仅列举两例:

    1、张宗昌在东北时收容了大量白俄军,人多枪多,军费入不敷出,无奈便在辖区内种植鸦片,引起奉军各部不满,纷纷要求张作霖遣散他。1923年秋,张作霖派郭松龄名为校阅,实欲遣散。因话不投机,郭张口便骂,操娘声不绝于口。谁知张宗昌接口道:“你操俺娘,你就是俺爹了!”随即给郭松龄跪了下来,害得比张宗昌年轻好多岁的郭松龄红了脸,整肃之事遂不了了之。张又设法拢络郭松龄,非但没有遣散,反而使其在张学良、张作霖面前为之美言,成为奉系之主力。显然,这种急智,还需配有过人之厚脸皮才行。

    2、张宗昌虽然是个粗人,但也有“以民为本”之善念。在出任山东督军时,恰逢大旱,他亲往龙王庙祈雨无果,遂对着泥塑龙王的面颊大抽巴掌,并厉声斥骂:“混蛋!你还不下雨,害得老百姓好苦呀!”随后,他下令炮兵团在济南千佛山上列炮19尊,实弹轰天。没想到其运气极佳,果真下起了大雨,一时成为济南府之美谈。

    …………

    虽然张宗昌幼年失学,但也颇有上进向学之心。在其统治山东时,曾不惜重金请出清末状元王彭寿做山东教育厅长,整顿山东教育,开办山东大学,修整孔庙,并提倡尊孔读经,规定学校里必须设经学课,声称要挽回道德人心。其最有价值的是重印宋版十三经(据说那是历史上印刷和装帧都最好的十三经),分赠各学校及图书馆等文化机构。此外,他还拜状元公为师,学习作诗,结果出了一本《效坤诗钞》的诗集,分赠友好,“轰动”一时。

    此外,张宗昌还是有名的大孝子,对其母亲万般孝顺。其发迹后回乡,骑马至新河下马,先朝家乡方向磕头三个,继而一直步行到乡,局面据说很是令人感动。后又出钱修路,把家乡之路全部铺上石板路,服务桑梓,不遗余力。

第三回合 · 山东省军用票

 一、第一期山东省军用票

    山东省军用票现所见共有两种版式,第一种是票上无年份的,第二种是印有民国十五年的,这是两套发行背景截然不同的钞票。其中无年份版的是第一期所发行,实际颁布发行条例的时间在民国十五年17日。

    张宗昌发行第一期军用票的目的是为筹划直鲁联军对冯玉祥国民军军事行动的经费需要,他以山东保安总司令和山东省长公署的名义颁布训令,特设军用票管理局负责发行暨兑现,并以(甲)山东省盐款;(乙)青岛官荒;(丙)山东全省矿产;(丁)卷烟特税、火车货捐、一切杂税;(戊)山东全省官荒;(已)山东省盐田;(庚)丁漕;(辛)各关税收八项作为担保品,责成总商会会同财政机关、地方绅商共同监督,规定与现金无异,并准纳粮完课及报解一切赋税、车船、邮电、军政、交通等机关,无论官民一律收受,待军事结束即行兑现。

    此项军用票由山东官印刷局用铜版、锌版制印,共发行800万元(据山东官印刷局报告,实际印交军用票管理局740.9万元),面额分壹角、贰角、伍角、壹元、伍元和拾元六种,其中角票占300万元,壹元和伍元各200万元,拾元券100万元。这项钞票除在山东境内流通外,亦随军事行动的进展,大量流入天津和北京等地,更由于其不能兑现的缘故,便逐渐开始贬值,最低价格跌至六七折。

    同年5月,张宗昌的直鲁联军逐走国民军后,军事稍呈平定,故于20日决定停发军用票,并于6月起开始收回,每月收回120万元,由募集的2000万元公债款中拨兑。至125日,共计收回焚毁700万元。所余40.9万元,自1226日起,限在半个月内,以第二期军用票收回。

    第一期的山东省军用票由于为时短促,加之回收彻底等情,故而目前存世稀少,不易收集。

二、第二期山东省军用票

    民国十五年,正当直、奉两系联合对付西北军的同时,南方革命政府誓师北伐,在统一两广后,继而攻克两湖,沿途取得节节胜利。同年秋,蒋介石提出向长江下游进军,将国民革命军分编为东路军、中路军和西路军三个作战序列,大举东进,势不可挡,打得孙传芳落花流水。随着北伐军在浙江、江苏、安徽各地的不断告捷,也开始直接威胁到了奉系的地盘。为此,张宗昌在结束与西北军的战事后,也率军南下增援孙传芳,与孙部组成苏鲁联军,共同对抗北伐军。

    应军事所需,张宗昌决定续发军用票,经国务会议议决、财政部备案,由1221日起开始发行第二期军用票1000万元。此项钞票票面年份为民国十五年,分蓝色壹角、桔色贰角、紫色伍角、蓝色壹元、红色伍元和绿色拾元六等,由财政部印刷局印制,质量较第一期军用票更为精美,值得一提的是这套纸币的背面均有张宗昌的英文签名“C.C.Chang”。

    第二期军用票除在山东省境内行使外,亦随部队的开赴而流入苏皖两省。同时,张宗昌曾发布通令,所有军队经过之处,军用票在市面买卖交易一律通用,完粮纳税以及各项税捐、铁路、电款等项,均按三成搭收,另预定在三年内兑收。但由于战争的持久和深入,军需耗费日益繁多,入不敷出,因此军用票的价格也每况愈下,至十六年11月时已跌成二折,到十七年直鲁联军战败后,此项军用票悉数沦为废纸。

第二期的山东省军用票可能是没有回收的缘故,所以现在市面经常能够看到,也较易集全。

三、 附记

    据《外商银行在中国》一书记载:张宗昌在任期内曾把一部分收刮来的钱财存入天津汇丰银行,然其下野几年后潜进天津,前往该行提款时,汇丰银行却以当年张宗昌所滥发之军用票来充数。张慑于帝国主义威势,不敢力争,只有自认倒霉而已,是谓“虎落平阳被犬欺”也!


 

关于阳明联系我们拍品征集诚聘英才拍卖规则帮助中心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   上海阳明拍卖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021-63308060 (工作日 9:30-18:00)    沪ICP备14040631号
COPYRIGHT © 2014 YANGMINGAUCTION.COM COR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